只写大纲的阿渣

POI-RF
SPN-SD
BBCsherlock-福华
XM-EC
HP-DH
环太-YR
ST-SK
TF-Bee/Sam
加勒比-Will/Jack
绿虫|冬盾冬
仙三-卿景
后会无期-江河/马浩汉
红色-徐天/铁林
RPS:J2-Pinto-Fassavoy
微all右倾向,不拆逆
以上是想的起来的CP唷_(:з」∠)_

家里那些不省心的弟弟们团圆篇

丁叔很忙:

天养生接到阿布电话的时候,张先生正跪坐在他脚边给他修剪脚趾甲。原来已经到大学生放假的时间了呀……好久没见那两小家伙了,上次回来的时候虽然裹着厚厚的羽绒,还是能看到有点瘦了,好不容易趁着寒假补回来,不知道这次回来会不会更瘦。他就觉得阿布给的零花钱有点少,阿布非说足够了。


今晚上家杰和他家正德也会回来,家杰那么想那两只,应该会在家里住几天的吧。但愿正德那小子守点规矩,他到现在想起时不时调戏一下自家三弟的人还是有点无法接受。那小子一看就不正经,真的会好好待他一辈子么!


他记得有一次张先生硬拖着他看的一场电影,里面那男的挺渣的,对方都跟他说了,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还娶那女人!如果正德负了家杰,以家杰那性格怎么受得住!


脑子正天马行空,握着他脚踝的张先生不老实了,从脚趾开始一点一点啜,弄得他心头痒。可还是一脚把人给踹开了,制止住对方的动作。


天:你说,正德那不靠谱的样儿,以后伤了家杰可怎么办?


张:老婆,疼……先帮我揉揉。


天:又没用力,疼什么疼!过来。


张:我感觉正德挺靠谱的啊,他看家杰那眼神,跟我看你的眼神没两样。


天:对,都是色眯眯的。


张:不止啊老婆。家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忘了周围的一切了,这种天下之大只认一人的感情不是挺靠谱的吗?怎么其他弟弟们你都觉得没什么,正德你就特别关注啊!


天:那能一样么?Simon成天一副离了阿布就活不了的样子,你见过他离开阿布超过三步么!那个什么叶启东,挺听话的不是,阿杰什么都不用做,坐在那儿让他伺候就行。


张:老婆,阿杰坐在那儿不动也有可能是动不了啊,就像昨天晚上我把你做狠了,你今天一个上午都没下地一样……哎哎哎疼!


天:还有天虹和马克。其实他们我倒是不担心,虽然他说是说自己定下来了,谁知道会有多久。


张:可之前你不是说天虹之前没跟人上过第二次床么。


天:大概马克比较合他口味多了几次吧。阿布今天去接刘曦跟高岗了,你今晚上跟我回去,人多了晚饭弄丰盛点。


张:Simon也去了?


天:就算阿布不让他去他也会去的吧。


张:老婆我每次要跟你去什么地方你总是拒绝,怎么就不能学学阿布呢?


天:你刚说啥?


张:我说既然人多了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我好多买点菜开始准备!


天:嗯嗯,一共12个人。


==…………老婆,说好的一共12个人呢←张先生的怨念分隔线…………==


天养生一开始以为跟在阿布后面的那辆车是正德新买的,结果发现阿布车上除了一起跟去的Simon,就只有刘曦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人,没有高岗。


正想问阿布把老么丢到哪里去了就被另一台车上下来的人撞了个满怀。高岗笑眯眯的脸就出现在了面前。天养生一手搂着自家小弟,一手在人脸上捏了一把,还好,没怎么瘦。


天:回来啦?怎么没坐你二哥的车?


高:坐不下啦!


天养生斜着眼看着阿布车上那个戴黑框眼镜的陌生人,抬了下下巴。对方朝他笑了一下,拉着刘曦下车。刘曦蹦蹦跳跳地指着那人给他介绍。


刘:哥,这是周文暄!以前我们学校毕业的我前辈!二哥受伤的时候他是二哥的主治医生,记得吗?


天:……不记得。但我记得医药费是付清了的。


那医生朝他笑了笑,自顾自地打开后备箱,帮着刘曦把东西拿出来。高岗在天养生怀里笑得开心,双手在天养生肩膀上挠着。


周:大哥你好,讨债这种事,不是由医生做的。你不用担心刘曦毕业之后会被派出去要钱。


天:……


高:哥,他是六哥对象!六哥带他回来见家长的!


天:什么?阿布你知道这事么?


高:二哥知道的啦,二哥记性比你好哟,他记得。


天:阿布?


布:……我记得他当过我的主治医生。


阿布揉了揉鼻子,把目光转向高岗下来的那辆车。天养生这才发现那辆车上还有个人,停好车之后也没讲话,默默地拿了行李正往这边慢腾腾地挪。


天:……一线天?!


高:哥你认识?


天:香港的合作伙伴。你这么好心送我弟弟回家?


话音刚落,高岗在天养生怀里明显瑟缩了下。天养生右眼皮跳得厉害,莫名开始担心。一线天笑得一如既往的狡猾。


一:算是吧,我送我媳妇回家,顺便看看媳妇住的城市。


站在旁边的阿布眼明手快地接住被天养生甩过来的高岗,一手拉着Simon远离战场。他得跟高岗商量一下怎么劝一线天话不要乱说。另一边天养生攻得迅猛,一线天一时间毫无还手之力。


一:必要吗?不就是跟你弟弟谈谈爱吗?


天:别人,我不管!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年龄!老牛吃嫩草!


一:我不就比你大个几岁!再说了,这是你情我愿的自由恋爱!你弟答应了你瞎掺合什么啊!


天:废话,那是我最小的弟弟!


周文暄心惊胆战地把刘曦护在身后,心说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他得下辈子再娶刘曦过门了。刘曦扯着周文暄的衣服把人给拉进屋,告诉他大哥动起手来不怎么管环境,你个没武力值的还是进屋避开的好。


周:你哥揍完外面那个,下一个不会是我了吧……


刘:虽然我打不过大哥,不过我应该还能保得住你的命吧。


周:哎?


刘:开玩笑的啦……咦,家里请了厨师?


阿布带着Simon进了屋,刚好看到张先生站在厨房门口一脸呆滞。


张:时间过得好快啊,转眼刘曦就长这么大了……可是高岗怎么长得这么……老相?


布:……那不是高岗,高岗还在外面试图劝架呢,这位是周医生,额,刘曦对象。


张:噢!暑假带男朋友回来啦!


刘曦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说话好像怪蜀黍的人,把从小到大认识的人在心底过了一遍。张先生看着刘曦的表情就笑了。


张:我是你大哥的丈夫。你们还在孤儿院的时候我们就见过了,可是后来失了联络……那时候你跟高岗还只是这么小一只呢,时光如梭啊。


刘:你……我大哥的……什么?


张:其实我们小时候订过娃娃亲。不过那时候你们太小,可能不知道。


刘:今天一天的信息量好大……


张:话说回来,我老婆呢?


布:张先生你老这么叫我们大哥真的没被揍过么……你老婆正在外面打我七弟夫。


张:哦?高岗也带男朋友回来啦?那不是多了两人吃饭?


Simon:要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去买点菜……


张:不用……就是要晚点开饭,我得加几个菜……估计还得多煮一锅饭。


布:我来帮忙好了。


张:没事,你跟Simon休息一会儿吧,开了这么远的车辛苦了。


Simon带着周文暄把刘曦的行李放到房间,出来的时候阿布跟刘曦正一人拿一苹果站在门口观战。


周:他们这么打着真的没问题么?虽然我知道一线天先生挺厉害的,但是刘曦告诉我你们大哥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看起来一线天先生快不行了。


刘:没事,让高岗自己着急去吧。哎,那辆车是不是三哥的?


布:啊?他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吗?果然老板是自己家的有福利啊。


刘:别告诉我三哥把自己老板拐回来了。


布:嗯,其实是他老板把他拐走了。我总觉得大哥表面上同意了心里还不是很痛快。不过你三哥的老板看起来是不太靠谱。




那边厢被占尽了上风眼看就要被打趴下了的一线天瞄到郭家杰和一个看起来老不正经的人下了车,当机立断跳过去把那个看起来老不正经的人的脖子给掐住了。


另一边车门的郭家杰立刻就炸了,从车顶上翻过来抢人。随即听到远处传来一声不淡定的喊叫。


高:三哥你不能跟大哥联手啊这样不公平!


接着在他瞥向自家老么的那一秒里被一线天给反击了,飞出去撞到了天养生身上。虽然他跟天养生爬起来得很迅速,但一线天已经摔下无辜中枪的正德跑向向自己飞奔而来的高岗了。


啃完了苹果的刘曦看到四人对战就有点不淡定了,苹果核一扔就想往战场上冲,被周文暄一把抱住。


周:别凑热闹了!


刘:没凑热闹,我去把他们拉开不行啊!要不你去!


周:我去了要是被打趴下谁给他们处理跌打损伤?要去也是你二哥去吧?


Simon:凭什么要我家阿布去?!


布:Simon我第一次听你这么大声讲话。


周:因为二哥看起来比较能打啊。


Simon:能打就要打吗?感情受伤了心疼的不是你是吧?!


周:我不是这个意思……


Simon:要去你自己去啊,别拉上我的阿布!


布:周先生不懂打架的吧?


刘:他不懂的。快点放开我让我去,你看高岗都被打到了!那小子其实很怕疼的!我真的只是去劝架!


周:说了不能你去!


Simon拉着阿布的手,防止阿布心血来潮加入战局。阿布拍了拍Simon的手让他宽心,接着看到像是从天而降的阿杰一脚把有了高岗帮忙已经没那么狼狈了的一线天给踹飞了出去。


布:Simon你还是让我去吧,我怕阿杰下手没分寸把人给弄没了。关键是真弄没了高岗要伤心的。


Simon:高岗还小伤心一下会恢复的,你也说了阿杰下手没分寸,伤到你了怎么办?


周:我都说了我是医生了……


Simon瞬间就怒了,是医生就能让他的阿布受伤了吗?他也是医生啊虽然是心理医生!接着周文暄的衣领就被提了起来,Simon大力把人给丢了出去。刘曦倒抽一口气一脚踢向Simon,被阿布挡了下来。


天养生这边因为多了阿杰,一线天的局势又恶劣起来。天养生也得空往刘曦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刘曦正在试图对Simon出手,正好奇,肩膀上被人打了一拳。


打他的居然是骆天虹的姘头!而马克此时正一脸震惊。


天:枉我还对你跟天虹的事没意见,你竟然这么嚣张!


Mark:大哥这不是我的错!是这小子刚刚闪开了!


天:那小子是我弟!你敢打他!


Mark:冤枉啊大哥!天虹只说让我加入战局没给我科普谁是自家人啊!


骆:哥你怎么打我媳妇啊?!


天:你媳妇打你弟!


骆:找死!


叶启东站在两个战场的中间,分析了一下利弊决定拉开小孩子打架一样的阿布跟刘曦。自家媳妇那么厉害,还有他哥在,应该不会受什么伤。倒是自己再加进去可能会被误伤。


于是趁天养生没空理他的时候飞奔到阿布那边,挡住了刘曦和阿布的架势。


叶:有话好好说,都是自家人!


刘:你谁啊?


布:你四哥的男人。


叶:什么误会不能解决?


周:能解决,能解决,都是我说错话了,Simon先生,都是我不好。


Simon:阿布你没事吧?我的错我的错……


刘:二哥对不起。


布:我没事,那边事儿有点大,天虹和他姘头好像有误会,越来越乱了。


刘:早让我过去劝架不就好了?


周:我看我进去帮帮张先生好了。


叶:我也去。


布:等等,Simon你和周先生一起去吧,叶先生来帮我们一起劝架,再打下去饭都不用吃了。


自以为脱离了战场的叶启东忍着心塞,拼命想把阿杰拉开战场。可是打得正起劲的阿杰报仇似地连他也一起打。


叶:亲爱的你这是报仇我昨晚做太狠了么?说好的以后只在床上打呢?


天养生踢向一线天的时候被高岗挡开,一下没收住踢中了正抓住天虹的剑,使得马克只被刀尖擦破衣服的刘曦的头。


刘曦当即被踢飞了出去,天养生反应过来一脚将一线天七米五,过去查看刘曦的伤势。


天:都给我住手——!


刘:哥,疼。


这声软糯的喊疼让天养生当即没了脾气,把人给抱进屋里。见周文暄看到刘曦吓得脸都白了的样儿,觉得自家六弟找了个医生也挺不错的。


高岗牵着一线天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进了屋,都没时间好奇正分别跟四哥五哥斗嘴的两人,还有刚刚一直躲在车后面现在连走路都要紧抱着三哥的都是谁。


一:天养生,我跟你弟是你情我愿的,你就不能把我们的私人恩怨放一边?


天:哼。既然是你情我愿,那现在,我也是你大哥了。你在香港的产业就全归我管了,没意见吧?


一线天准备爆粗口的时候高岗紧了紧牵着他的手,于是一线天深吸一口气,点头。


天:那行,晚上吃好饭,咱们来谈谈具体事宜。


一:……算你狠。




















【彩蛋?


睡眠时间:


一线天:为什么我要睡沙发?


高岗:从小到大我都是跟六哥一起睡的,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一线天:为什么周文暄就可以跟刘曦一起睡床上?


高岗:你就忍忍吧,张先生还不是为了我能跟我大哥睡打地铺了。


一线天:你大哥这就是报复!


高岗:大哥哪有这么小心眼,他就是想我了。


一线天:不行,你跟我一起睡沙发!


高岗:懒得理你。


===


张振:老婆,你要跟高岗睡真的不是拒绝跟我爱爱的借口么?


天养生:我是阻止一线天对我最小的弟弟做禽兽的事!一把年纪了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出手!


张振:可是这样我也不能对你做禽兽的事了啊……


天养生:我弟弟进来了,给我闭上嘴巴!

评论

热度(75)

  1. 只写大纲的阿渣丁叔很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