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写大纲的阿渣

POI-RF
SPN-SD
BBCsherlock-福华
XM-EC
HP-DH
环太-YR
ST-SK
TF-Bee/Sam
加勒比-Will/Jack
绿虫|冬盾冬
仙三-卿景
后会无期-江河/马浩汉
红色-徐天/铁林
RPS:J2-Pinto-Fassavoy
微all右倾向,不拆逆
以上是想的起来的CP唷_(:з」∠)_

重新玩起了sketchbook,暗搓搓的丢一幅半成品,,,

其实画完第一张就开始敷衍了2333333

Michael馅的Dean,肩上是Lucifer的玫瑰

查理妹子 : “Sam,你还好吗?需要什么帮助吗?”

浪漫的Sam:“...很好,不用了谢谢。”

Dean:“......(好娘)”

【J2】记梗(接上)

认真考虑后打算修改两个地方
*Jared第一次出场穿的【并不】破破烂烂,而是很整洁的一个小孩子
*具体位置就设定在开罗



*

Jensen挺奇怪的,挑眉打量了几遍Jared(带着妆)。

Jared紧张的站的杆儿一样直,毕竟见到心心念念十几年的女神,谁都会紧张的好吧!

Jensen看这小孩反应挺好玩,说,你这个小孩一看就没到能进酒吧的年龄,来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干啥。

Jared一听Jensen开口,傻了:这声音,貌似不是女声啊...啊!原来埃及艳后是男人。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毕竟受到了强劲的文化冲击,一时间有点缓不过来。

jensen一看,不行啊,这小孩子是个小傻子吗只会说自己名字,不管怎么样得赶快把他藏起来不然酒保看见肯定要把人丢出去的。于是jensen干脆的把jared藏进了自己的披风里面,一边迅速的向化妆室移动,一边想,还好这次跟着一块来的有精神科医生。

jared已经在jensen的怀抱里惶恐的不行了。我就这么被我朝思暮想十几年的女…呃,男神,我就这么被抱了!好激动!于是幸福的哭了出来【。

jensen到化妆间后立刻把披风拿下来,猛然发现这个叫jared的小男孩哭了!哭的都打嗝了!天哪我真是不应该直接把他塞进披风,里面又黑又闷一定把他吓坏了,我还画着这么恐怖的妆,他一定以为我是变态和人贩子了。于是,jensen蹲下来用手心小心的帮jared擦掉眼泪,语气尽可能温柔的哄着,jared,别哭别哭,我真的不是坏人。

jared赶紧点头,一边打嗝一边用力抹掉自己的眼泪。他想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坏人,你是我男神。可惜的是的是他打嗝打的完整的句子根本说不出来。

jensen忧伤的觉得jared还是怕他,因为他模模糊糊的听到小男孩呜咽着蹦出“我...你...你...不...神啊...”神啊,他在心里默默的感叹,自己一定给他留下阴影了。但脸上的妆必须要快点卸掉了,他的同事还在外面等着呢。于是jensen从堆在椅子上的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个小怀表,唉把这个送给他当作道歉吧。jensen转过身把怀表放进男孩手里,说,jared,很高兴认识你,我是jensen,这个就当做我们的见面礼吧,但是我现在必须要收拾一下因为我的朋友们还在外面等我,你能也等我一会吗?先拿着它吧。Jared小心的接过怀表,注意力全被怀表吸引了连嗝都不打了。Jensen满意的转身卸妆,然后开始换衣服。

原来男神的名字是jensen真好听。

天哪!jensen送了他东西!jared小心翼翼的摩挲着怀表上复杂的花纹,按了一下怀表右边的按钮,“啪”怀表盖子打开了,里面有一个能放小照片的地方,但是没有照片。一定要把男神的照片放进来,jared虔诚的想着,向jensen的方向慢慢抬头....

好白的屁股!jared觉得这个屁股比他见过的所有的屁股都要白!不愧是男神啊,连屁股都跟他这种一般人不一样!

他因为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一起去尼罗河游泳,现在也会去,所以整个人被晒的黑里透红,屁股也是。

恋恋不舍的看着jensen把裤子迅速穿好,jared低下头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怀表上。

嗯,一定要在里面放上jensen照片。Jared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心的笑了出来。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明脑的是浪漫的小言为什么换个写的方式就写成了逗逼!

【Dean】 Beat The Devils Tattoo

蛮符合第九季结局的,现在第十季也出来了,恶魔丁的素材够辣。

赶紧马一个这个歌,简直跟S9末的Dean情况神契合。

以下歌词

You have forsaken
All the love you've taken
Sleepin' on a razor
There's nowhere left to fall
Your body's aching
Every bone is breakin'
Nothin' seems to shake it
It just keeps holdin' on

Your soul is able
Death is all you cradle
Sleepin' on the nails
There's nowhere left to fall
You have admired
Every man desires
Everyone is king
When there's no one left to pawn

There is no peace here
War is never cheap dear
Love will never meet here
It just gets sold for parts
You cannot fight it
All the world denies it
Open up your eyelids
Let your demons run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ble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ble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I thread the needle through
You beat the devil's tattoo


高考完一定要把这个歌词重新润色一下,把MV剪出来!

【SPN】1002观后感

编剧果然放大招了!妈呀!我都炸了!

炸点什么的大家都懂,我也就不说了!

我就是听见在酒吧里,两人见面,Sam说那句“Cause you are my brother”

我突然想起来了精神病院那一集,第四季还是第五季还是第六季来着。

Sam被注射了镇定剂,跟磕嗨了一样躺在床上。旁边是担心又无奈的Dean

然后Sam握住Dean的肩膀,认真(嗑药状态下的认真)地说

“Cause you are my brother ,and i still love ya.”

如今再听到这句“Cause you are my brother”的时候我真是是下意识就接了这一句“and i still love ya”

虽然兄弟两个经历了这么多,但Sam表现出的真的是【不管你变成什么,i still love you 】啊

(收到来自自己的伤害+9999999999点)



觉得自己正在慢慢从allD转变成SD不拆逆....这种感觉好奇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会不会成功呢...

【SD记梗】

控制狂精神科医生!Sam / 做过了脑叶切除手术的精神病人!Dean


1.背景设定更倾向于【逃生】里面的医院
2.并且只有一个医生(Sam)和极少数的病人(其它病人大部分已经腐烂在某个房间里或走廊上了)
3.肉渣必须得有啊,设定Dean可是穿着裙子式的病号服、裙摆到大腿一半、露背、不穿内裤的【。
4.Dean住在一件纯白的房间里,里面的一切,被子床单床头柜小花瓶,和柔软的墙壁,都一尘不染。而除了这个房间外....呐都是脏乱差,当然,纯白的房间是Sam为Dean准备的。
5.Dean走到过大门,但大门被焊死了。

【SPN】苦逼的公寓生活十五题


写在最前面:

就设定为S9结局吧,Sam找到了Dean,但还没有找到让Dean变回来的方法。

第一次打算认真的写点东西,可能有点话痨+絮叨....对不起我尽力了!但如果有什么建议和意见的话还是欢迎指出!



1.破烂的出租屋

Sam并不是没有考虑过把Dean押回地堡,毕竟现在只有那里勉强可以称为一个安全。但为了找到Dean,他几乎在三个月内跑遍了整个美国,长时间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和精神紧绷令他疲惫不堪,更别提他在寻找Dean的途中干的那些随便单独拿出来一件即可以称为“扭曲变态“的事,它们给自己最大的影响就是,在深夜时被迫从被窝里滚出来,然后爬在马桶圈上一遍又一遍的干呕。

Sam能感受得到自己身体所能承受的已经快到极限了。像一根蚕丝,只需稍微用力一点点,啪。

但他不能,至少不是在寻找Dean的途中,也不是找到Dean身上的“小麻烦”的时候。Dean只剩他了。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有能力、有责任,把Dean从见鬼的该隐印记的控制下抢回来。

但是,Sam允许自己现在好好休息一下。他已经得到Dean了,一个更加...个性(?)但完整的Dean,没有受伤,没有变成一团黑雾。毕竟这三个月自己每天都是东边查查西边跑,折了胳膊吃不饱。

幸运的是,这三个月来Sam也认识了一些不错的同行。他其中一个朋友刚好在这附近有一套闲置很久的单元房,也许他可以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把房子租给他一段时间来让自己养伤(实话,只是隐瞒了部分事实)。可喜可贺,那个猎人没什么顾虑就租给自己了。

Sam单手拿着钥匙努力扭开门锁,偷偷瞄了一眼他身边的双手被刻了特殊咒语和反着寒光的纯铁手铐铐在背后的Dean,他正百般无聊的靠着墙壁,看着天花板上昏暗的灯光翻白眼。

一推开门,空气便带着厚重的灰土迎面扑来,夹杂着一股令人不适的霉味。Sam因为这糟糕的屋内状况皱眉,Dean更是直接被呛到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掀起更多灰尘。

Sam摸索着拉开灯,头顶的老旧灯泡在激烈的闪烁过后终于发出微弱但温暖的橘色色,这让他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他拉开窗户向楼下的街道扫了几眼。很好,勉强安全,一个不错的暂住地。

这里是二楼,在一栋破旧古老的五层居民楼里,靠近这里最嘈杂混乱的红灯区。或许是因为做城市规划时政府根本没在意,以至于每栋楼的窗户距离无比贴近,只要Sam愿意,他随时可以砸开对面那一家的窗户,伸伸腿便轻而易举的从窗户跨进室内。他还敢保证,这间屋子每天能接收到太阳光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

还有一点不足的是,这个屋子在同时容纳两个一米八以上的高大成年男性的时候(尤其是其中一个甚至超过一米九)就显得有些拥挤了。哦,因为是单身公寓,还只有一张床,

Sam随手把行李丢在地上,迅速开始进行简单的清扫工作。两个男人却只有一只手可以活动,效率低的不忍直视,想完全收拾好至少得五天,不过今天至少要把床先收拾了。

“嘿,Sammy,解开你的哥哥,让哥哥来帮帮你怎么样!”

Sam专注于手中的工作,没有回答。

“别害羞,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毕竟你是我最亲的兄弟,不是吗?”Dean一屁股坐在Sam正在整理的被单上,故意拖长最后一个单词。

信你就有鬼,之前我还差点被你用锤子爆头。Sam腹诽。

但他还是没有回答,只是把Dean从被单上扶起来让他站到一边,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

“你哑了是吗!”Dean看起来好像因被无视而有点生气。他再一次坐到被单上,怒瞪着Sam。

“我很忙。”

“狗屎,你是用嘴来做事的吗?”

“Dean,我很累,你先在旁边等一会,等我收拾完我们再谈可以吗?”Sam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看着Dean。

“我没想跟你谈任何东西!”

“所以,你一直打扰我是为了?”

“把这个见鬼的玩意解开!”Dean低声咆哮着,脸黑的快要滴出墨汁。

“抱歉,Dean,你知道的,这是不可能的。”

“操,”Dean猛然站起来走到一边,“你简直冥顽不灵,固执的混球!”


*


收拾好床的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一向有点洁癖的Sam甚至顾不上洗把脸便直接躺在床上。他空出床的左侧,问道:“不睡觉吗?”

Dean坐在地板上靠着墙壁,听见Sam的发问后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恶魔可不想和猎人一起睡觉。”

Sam不可置否,调整好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请...轻拍....